Aries Huang

Aries Huang

Aries Huang
Aries Huang
2013-03-18 12:45

三際信息站

記者尼可拉斯‧法蘭克(Niklas Frank)寫了兩本揭發父親漢斯‧法蘭克(Hans Michael Frank)罪行的書,並到各個校園巡迴。他說:我每一次朗讀這些內容,就像是再一次將我的父母親處死一般,但是,如果我不這麼做,邪惡,恐怕就會輕易復活。

「每個人都希望得到父母的愛,但是我從來沒有。」「我花了四十年做研究,就是想要在我父親身上,找到一點點的善,那怕只是救了一個猶太人的生命,但是,我找不到!」他的兄姊,始終否認父親的罪行,妹妹不想活得比爸爸久,所以在46歲自殺。

漢諾‧赫斯(Rainer Höss)的祖父,是希特勒副手、奧斯維辛集中營司令魯道夫‧赫斯(Rudolf Höss)。透過舊照片,他看到父親成長的豪華莊園,與奧斯維辛集中營,只有一牆之隔,所有父親的精美玩具,都是集中營的戰俘做的。採草莓時,祖母會說,要記得洗一洗,把上頭覆蓋的煙灰(來自猶太人焚化爐)洗掉。

他跟父親的關係很疏遠,父親對他們只有命令,並且不准他們表露任何情緒,他會因為哭而被打。父母離異後,他就沒有再跟父親連絡了。

漢諾和本紀錄片導演卡諾‧傑耶維(Chanoch Zeev,以色列籍,集中營生還者的第三代),一起回到了奧斯維辛集中營,那個常常在他心頭出現的地方。路程中,他忐忑不安,會不會有人認出他的名字,或者,在他的臉上,看見納粹屠夫的影子?

當他到了那裏以後,他勇敢地面對了一群來自以色列的年輕學生,學生問:「你為什麼要來?」他說:「來拆穿謊言,面對恐怖的罪行,和我必須承擔的責任。」一位白髮蒼蒼的集中營生還者,前來跟他握手、擁抱,告訴他:「這不是你做的,不是你的錯。」

看到這個畫面時,我的淚水,和螢幕中的人一樣,止不住地流,漢諾說:這輩子,從來沒有體會過這樣的喜悅,那是發自內心深處的平靜。(圖說: 漢諾拿著家族舊照片)

反觀台灣,在二二八66年、解嚴26年以後的今天,我們依然只聽到被害者的故事。加害者的告解,硬是缺了一整塊,加害者的後代,甚至要求「平反」。

一個不跟內在罪惡感和解的生命,將永無安息之日,更是冷漠、殘酷、暴力的溫床,滋養著邪惡的種子。

* 閱讀全文<殘殺而無罪惡感?> http://www.3kirikou.org/article_detail.php?sn=1558

Aries 1天沒備份Flog囉!

上次備份時間:(2017-05-27 14:47:58)

訂閱 Aries Huang 的 flog
關於我
  • 在Hakka TV
  • 現居城市 Hsichih
  • 曾就讀 武陵高中 Wuling High School
Aries Huang完成備份的粉絲團
小O事件簿 Finalcut別再當機!! 小O粉絲團

今日瀏覽人數:1

歷史瀏覽人數: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