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共有 826 則貼文

ACG Secrets.HK
ACG Secrets.HK
2017-10-16 23:00

〈Kato Megumi-《煙花》,不是一部應該和情侶一起看,皆大歡喜會有好結局的愛情電影〉 ⋯⋯ 毒舌一點去說的話,觀眾不會對一個完全有創造性的故事感興趣。觀眾要的通常是一個90%按照套路、10%帶點新意的故事。《你的名字》就是這公式的代表作。還記得學愛情哲學是老師對浪漫/現代愛情在作品中的表示方法是「或是不斷衝破阻礙自己與對方在一起的obstacle、或是死亡」;《你的名字》的故事的主線就是這種思路下的一種體現,什麼動用到殞石作obstacle,加了時空輪迴作新意等等,這是典型愛情作品母體的變種來的。先不說其中的主題和新海誠一路以來的母題是否相同,這作品在商業上成功。進場看《煙花》的就是要看這90%按照套路、10%帶點新意的故事;或是不斷衝破阻礙自己與對方在一起的obstacle、或是死亡的作品。 ⋯⋯ 我只想說,如果你想尋求再一次被衝破阻礙的愛情感動的話、如果你想尋求一部論證有情人間能夠長相廝守的電影的話,那你找錯作品了。如果你想回味當年你不能改變和那誰的未來而感到懊悔、如果你為現實獨個兒活著感到不安,想花上兩小時發一場如稍縱即逝的花火般、像是夏日美夢般的青春回憶、找尋獨個兒繼續活下去的動力的話,那你值得看一次這部用心製作的動畫。 閱讀全文: https://www.acgsecrets.hk/analysis/review/煙花不是一部應該和情侶一起看的愛情電影/

〈Kato Megumi-《煙花》,不是一部應該和情侶一起看,皆大歡喜會有好結局的愛情電影〉
⋯⋯
毒舌一點去說的話,觀眾不會對一個完全有創造性的故事感興趣。觀眾要的通常是一個90%按照套路、10%帶點新意的故事。《你的名字》就是這公式的代表作。還記得學愛情哲學是老師對浪漫/現代愛情在作品中的表示方法是「或是不斷衝破阻礙自己與對方在一起的obstacle、或是死亡」;《你的名字》的故事的主線就是這種思路下的一種體現,什麼動用到殞石作obstacle,加了時空輪迴作新意等等,這是典型愛情作品母體的變種來的。先不說其中的主題和新海誠一路以來的母題是否相同,這作品在商業上成功。進場看《煙花》的就是要看這90%按照套路、10%帶點新意的故事;或是不斷衝破阻礙自己與對方在一起的obstacle、或是死亡的作品。
⋯⋯
我只想說,如果你想尋求再一次被衝破阻礙的愛情感動的話、如果你想尋求一部論證有情人間能夠長相廝守的電影的話,那你找錯作品了。如果你想回味當年你不能改變和那誰的未來而感到懊悔、如果你為現實獨個兒活著感到不安,想花上兩小時發一場如稍縱即逝的花火般、像是夏日美夢般的青春回憶、找尋獨個兒繼續活下去的動力的話,那你值得看一次這部用心製作的動畫。

閱讀全文:
https://www.acgsecrets.hk/analysis/review/煙花不是一部應該和情侶一起看的愛情電影/
看更多...
陳零九 Nine Chen
陳零九 Nine Chen
2017-10-12 18:09
給我讚
給我讚
2017-10-07 09:00
東森新聞
東森新聞
2017-10-06 10:00
癮科技
癮科技
2017-10-04 11:00
ETNEWS星光雲
ETNEWS星光雲
2017-10-01 10:40
vonvon.me
vonvon.me
2017-09-29 15:07
ACG Secrets.HK-網友留言
ACG Secrets.HK-網友留言
2017-09-28 17:29
ETNEWS星光雲
ETNEWS星光雲
2017-09-28 12:00
TEEPR 亮新聞
TEEPR 亮新聞
2017-09-27 17:15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9-27 14:22
台灣蘋果日報
台灣蘋果日報
2017-09-27 12:36
Yahoo!奇摩新聞
Yahoo!奇摩新聞
2017-09-27 11:15
趙佳誼-網友留言
趙佳誼-網友留言
2017-09-19 13:13

或許把書賣得好是本事和優勢,如果只剩下排行榜的書可以買,卻讓那些有趣奇怪冷門的好書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話,閱讀會失去它的樂趣,以及對未知探索的好奇心。這就是我想要成立「怪奇讀書會」的宗旨所在。 怪奇讀書會 01 《地圖之外》與《焚書之書》      這二三年不知為何,突然冒出許多關於地圖的書,你要知道有點蒐藏癖和博物學的雜食性讀者是一種多麼討厭的生物嗎?他會儘可能的想辦法去買或借到這些書,好比說日本作家鹿島茂先生,不惜拋家棄子,把房子拿去抵押貸款只為了收藏世上罕見的古籍,然後打發他的家人搭地鐵回家(參見《古書比孩子重要》);『幻想文学』雜誌(已停刊)的編集長東雅夫先生,也是會向銀行舉債買下相當於圖書館藏量的大批參考資料,他說若不這麼做的話,他那些雜學著作是不可能問世的,個人特別欣賞他那種捨我其誰的勇氣。      有了以上的前例,我買書比結婚前更肆無忌憚,為了能夠合理化買書的理由,開書店是最好的方法,我那些嗜書成癖,戀書成癡的重度漢字中毒患者朋友們,最大的煩惱不是買書,是買了書如何不被家人發現,他們有各種掩護的方式,各種精心編織的理由,身為他們的家人只覺得是有病嗎,買那麼多書做什麼,為什麼不好好存錢買房子,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也沒有看見你變得更聰明一些。      殊不知買書本身是一種行為藝術,怎麼可以用世俗的價值來衡量呢?所以我喜歡李榮浩這麼唱著:「大部分人要我學習去看世俗的眼光,我認真學習了世俗眼光,世俗到天亮。」我為此不顧家人反對地開了書店,因為有了進貨的正當理由,又買了為數可觀也許根本賣不掉的書,只為了滿足我個人的藏書癖以及衝動購物欲,你看多好,許多願望一次滿足,難怪這幾年開書店的瘋子不減反增,對於心理健康效果卓著。      《地圖之外》(臉譜出版)是我在友人的天河書屋開幕當天買的,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被地圖遺忘的地方,人們過著我們無從想像的生活,那是世界的邊境或隱蔽的角落,未知或許會給人帶來恐懼,但這些地方光是看到地名或是簡單的描述,就令我心醉神往,一輩子也到不了的所在或許是好的,它像是平行時空一樣,存在著相同為生活而掙扎奮鬥的人們,那是真實世界的另一種面貌,而我卻能從想像之中獲取能量。     好比說,情報動作片常見的恐怖核化武器「鈽」元素,最初是在莫斯科東邊三千五百公里處一座人造城市「熱列茲諾戈爾斯克」為了一座隱密近五十年的核能反應爐,全市有九萬居民是靠它生存的,從未見於官方行政單位的記錄,卻有著豐富的天然地景資源,這樣的封閉城市,你連要踏進去都有重重關卡在外邊守護,不難想像人們會對於這個地方有著充滿毀滅性生化武器的憂慮,我愛死了這本書裡面的場景描述,像是某個長年在城市地底的穴居人小鎮,或是那些因為核災礦災產業沒落變成荒墟的死城,也是我夢寐以求的樂園。      我曾經刻意的蒐集日本類似小報消息的荒島與荒村的資料書,為了未來想完成的小說,煞有其事的爬梳相關的資料,就如同新海誠的動畫片《你的名字》因為巨大事故而消失的城鎮,看見那樣的畫面被震懾住激動不已,眼淚幾乎同時滑了出來,一定有很多像這樣被遺忘的世界角落吧,或許我也是從那樣的地方誕生的(妄想症發作)總之,多認識一處陌生之地,對我來說,就像多認識一位新朋友,我的視界也因此而開闊如「千星之城」。   其實地圖之外的世界更吸引人,這就是為什麼常有人說自己是路癡,我反而由衷的羨慕他們,因為對他們來說,應該熟悉的城市永遠是全新的,不如這樣說吧,我們的人生就是一個自己大腦建造的迷宮,終其一生都不見得能找到出口。   《焚書之書》(中信出版集團)是另一本美妙的書,我在上海的衡山和集購得,它放在一樓平台新書區相當明顯的位置,看見書封就有一見鍾情的心動,有位德國的文學評論家也是傳記作家,蒐集了97位沒沒無聞的德語作家以及37位外語作家資料和他們的著作,早在納粹時代就已經被焚燬一空的這些著作,在當時使得納粹掌權者惶惶不安,非得要從圖書館、書局、古書店通通挖出來當眾燒掉才罷休,到底都是寫些什麼內容啊?愈是被查禁的書,愈有一種讓人想一窺究竟的魔力,這位傳記作家想盡辦法透過各種管道肉搜,動員了無數的人脈地毯式的追蹤禁書的下落,果真讓他在多年後一償宿願,從極為龐大的資料堆中一本一本把它們買回來。      多麼動人的故事呀,有些人的名字被決定要從歷史上抹去,國家的記憶中抹去,有些書出版後就無疾而終,無聲無息地消失在地表上,有些書你不會有機會讀到它們,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出現在市面上,並不是地下出版,而是卡在經銷商要出貨的時候就被勒令銷毀,這些書的命運足以寫成一部奇情小說,而作者的天命就是運用一切偵探和推理,把零散的線索還原成當時的畫面,讓我們知道一場驚心動魄的文字獄浩劫,是如何策畫和進行的,這是納粹德軍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關於文化出版的控制和掌權。     我看過描述納粹時期的電影,像是紅衛兵一樣,強行闖入各種擁有出版品的場所,從那裡扛著裝載大批圖書的箱子,集中到廣場上點燃火把,瘋狂的燒掉最後只剩下灰燼的紙張,書本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符合德國精神的所有思想都應該要徹底的消滅,不容許它繼續存在這世上,哪怕是一分一秒。      負責發布禁書令的行刑者多麼得意,每當黑名單從會議當中被確切的挑選出來,那一刻,我彷彿看見納粹黨員嘴角上揚的微笑,我們又有新的任務要完成了,那個誰誰誰,從明天起,他必須要為自己的著作付出代價,無論天涯海角都要逮捕他到案,無論死活。      作者魏爾曼說,他毫遺漏地追蹤被登錄在首批文學作品黑名單上的所有作家,在蒐集資料的階段,他大量閱讀了這些作家們的生平,沉浸在他們的生命故事裡,他們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之人,也有家庭和親戚,同事和鄰居,但他們根本不曉得這些作品到底犯下哪椿滔天大罪,值得勞師動眾去圍剿他們,甚至於連坐自己的家人,對他們而言,失去的不只是著作而已,包括他們的讀者、家園和生命,也一併被清除消失。      或許是先前讀到《只要群星依然閃耀》(悅知文化)帶給我的情感衝擊和感動,讓我對於納粹大舉搜捕猶太人驚慌逃竄的時代背景有著具體的描述和認知,再來讀《焚書之書》就輕鬆多了。真正富於官方色彩的焚書行動,在有計畫的授意之下,交由大學生串連的組織來執行,那一連串蝴蝶效應式的動作,在回顧當時的過程,是既恐怖又教人無比興奮,他們的肅清行動是有強烈政治目的,是為了新德國存在而必須做出的行為,但他們肅清的對象,直到臨死前一直活在巨大的陰影下,我書寫不等於我有權利存在,書寫和發表意見被視為一種要命的罪行,《焚書之書》給了我們一個更加完整的圖像,關於文化控制與言論自由,確信我們生存的台灣社會是多麼幸福。      至少人們不用心懷恐懼,可以自由閱讀任何想看的書。     延伸閱讀: 書籍《焚書之書》繁中版由台灣的允晨文化發行 電影《重裝任務》或譯為撕裂的末日Equilibrium 電影《竊聽風暴》德語片 小說《秘密結晶》作者:小川洋子 麥田出版 書籍《希特勒草莓:屠殺、謊言與良知的歷史戰場》商周出版 文 / 銀色快手(Silverquick) 2017.09.19 PM 01:14   天河書屋(位於元智大學活動中心一樓)9/11 正式營運 中壢區遠東路135號 03 285 0583 近內壢火車站,請多利用共享單車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milkywaybooks583/ 衡山‧和集(當代都市生活方式實驗空間)也是上海的特色書店 電話:021 54245722 上海市徐匯區衡山路890弄8號 微博 http://tw.weibo.com/themixplace — 荒野夢二

或許把書賣得好是本事和優勢,如果只剩下排行榜的書可以買,卻讓那些有趣奇怪冷門的好書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話,閱讀會失去它的樂趣,以及對未知探索的好奇心。這就是我想要成立「怪奇讀書會」的宗旨所在。

怪奇讀書會 01  《地圖之外》與《焚書之書》
  
 
這二三年不知為何,突然冒出許多關於地圖的書,你要知道有點蒐藏癖和博物學的雜食性讀者是一種多麼討厭的生物嗎?他會儘可能的想辦法去買或借到這些書,好比說日本作家鹿島茂先生,不惜拋家棄子,把房子拿去抵押貸款只為了收藏世上罕見的古籍,然後打發他的家人搭地鐵回家(參見《古書比孩子重要》);『幻想文学』雜誌(已停刊)的編集長東雅夫先生,也是會向銀行舉債買下相當於圖書館藏量的大批參考資料,他說若不這麼做的話,他那些雜學著作是不可能問世的,個人特別欣賞他那種捨我其誰的勇氣。
  
 
有了以上的前例,我買書比結婚前更肆無忌憚,為了能夠合理化買書的理由,開書店是最好的方法,我那些嗜書成癖,戀書成癡的重度漢字中毒患者朋友們,最大的煩惱不是買書,是買了書如何不被家人發現,他們有各種掩護的方式,各種精心編織的理由,身為他們的家人只覺得是有病嗎,買那麼多書做什麼,為什麼不好好存錢買房子,讀那麼多書有什麼用,也沒有看見你變得更聰明一些。
  
 
殊不知買書本身是一種行為藝術,怎麼可以用世俗的價值來衡量呢?所以我喜歡李榮浩這麼唱著:「大部分人要我學習去看世俗的眼光,我認真學習了世俗眼光,世俗到天亮。」我為此不顧家人反對地開了書店,因為有了進貨的正當理由,又買了為數可觀也許根本賣不掉的書,只為了滿足我個人的藏書癖以及衝動購物欲,你看多好,許多願望一次滿足,難怪這幾年開書店的瘋子不減反增,對於心理健康效果卓著。
  
 
《地圖之外》(臉譜出版)是我在友人的天河書屋開幕當天買的,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被地圖遺忘的地方,人們過著我們無從想像的生活,那是世界的邊境或隱蔽的角落,未知或許會給人帶來恐懼,但這些地方光是看到地名或是簡單的描述,就令我心醉神往,一輩子也到不了的所在或許是好的,它像是平行時空一樣,存在著相同為生活而掙扎奮鬥的人們,那是真實世界的另一種面貌,而我卻能從想像之中獲取能量。
 
 
好比說,情報動作片常見的恐怖核化武器「鈽」元素,最初是在莫斯科東邊三千五百公里處一座人造城市「熱列茲諾戈爾斯克」為了一座隱密近五十年的核能反應爐,全市有九萬居民是靠它生存的,從未見於官方行政單位的記錄,卻有著豐富的天然地景資源,這樣的封閉城市,你連要踏進去都有重重關卡在外邊守護,不難想像人們會對於這個地方有著充滿毀滅性生化武器的憂慮,我愛死了這本書裡面的場景描述,像是某個長年在城市地底的穴居人小鎮,或是那些因為核災礦災產業沒落變成荒墟的死城,也是我夢寐以求的樂園。
  
 
我曾經刻意的蒐集日本類似小報消息的荒島與荒村的資料書,為了未來想完成的小說,煞有其事的爬梳相關的資料,就如同新海誠的動畫片《你的名字》因為巨大事故而消失的城鎮,看見那樣的畫面被震懾住激動不已,眼淚幾乎同時滑了出來,一定有很多像這樣被遺忘的世界角落吧,或許我也是從那樣的地方誕生的(妄想症發作)總之,多認識一處陌生之地,對我來說,就像多認識一位新朋友,我的視界也因此而開闊如「千星之城」。

 
其實地圖之外的世界更吸引人,這就是為什麼常有人說自己是路癡,我反而由衷的羨慕他們,因為對他們來說,應該熟悉的城市永遠是全新的,不如這樣說吧,我們的人生就是一個自己大腦建造的迷宮,終其一生都不見得能找到出口。

 
《焚書之書》(中信出版集團)是另一本美妙的書,我在上海的衡山和集購得,它放在一樓平台新書區相當明顯的位置,看見書封就有一見鍾情的心動,有位德國的文學評論家也是傳記作家,蒐集了97位沒沒無聞的德語作家以及37位外語作家資料和他們的著作,早在納粹時代就已經被焚燬一空的這些著作,在當時使得納粹掌權者惶惶不安,非得要從圖書館、書局、古書店通通挖出來當眾燒掉才罷休,到底都是寫些什麼內容啊?愈是被查禁的書,愈有一種讓人想一窺究竟的魔力,這位傳記作家想盡辦法透過各種管道肉搜,動員了無數的人脈地毯式的追蹤禁書的下落,果真讓他在多年後一償宿願,從極為龐大的資料堆中一本一本把它們買回來。
  
 
多麼動人的故事呀,有些人的名字被決定要從歷史上抹去,國家的記憶中抹去,有些書出版後就無疾而終,無聲無息地消失在地表上,有些書你不會有機會讀到它們,因為它們根本沒有出現在市面上,並不是地下出版,而是卡在經銷商要出貨的時候就被勒令銷毀,這些書的命運足以寫成一部奇情小說,而作者的天命就是運用一切偵探和推理,把零散的線索還原成當時的畫面,讓我們知道一場驚心動魄的文字獄浩劫,是如何策畫和進行的,這是納粹德軍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關於文化出版的控制和掌權。
 
 
我看過描述納粹時期的電影,像是紅衛兵一樣,強行闖入各種擁有出版品的場所,從那裡扛著裝載大批圖書的箱子,集中到廣場上點燃火把,瘋狂的燒掉最後只剩下灰燼的紙張,書本內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符合德國精神的所有思想都應該要徹底的消滅,不容許它繼續存在這世上,哪怕是一分一秒。
  
 
負責發布禁書令的行刑者多麼得意,每當黑名單從會議當中被確切的挑選出來,那一刻,我彷彿看見納粹黨員嘴角上揚的微笑,我們又有新的任務要完成了,那個誰誰誰,從明天起,他必須要為自己的著作付出代價,無論天涯海角都要逮捕他到案,無論死活。
  
 
作者魏爾曼說,他毫遺漏地追蹤被登錄在首批文學作品黑名單上的所有作家,在蒐集資料的階段,他大量閱讀了這些作家們的生平,沉浸在他們的生命故事裡,他們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之人,也有家庭和親戚,同事和鄰居,但他們根本不曉得這些作品到底犯下哪椿滔天大罪,值得勞師動眾去圍剿他們,甚至於連坐自己的家人,對他們而言,失去的不只是著作而已,包括他們的讀者、家園和生命,也一併被清除消失。
  
 
或許是先前讀到《只要群星依然閃耀》(悅知文化)帶給我的情感衝擊和感動,讓我對於納粹大舉搜捕猶太人驚慌逃竄的時代背景有著具體的描述和認知,再來讀《焚書之書》就輕鬆多了。真正富於官方色彩的焚書行動,在有計畫的授意之下,交由大學生串連的組織來執行,那一連串蝴蝶效應式的動作,在回顧當時的過程,是既恐怖又教人無比興奮,他們的肅清行動是有強烈政治目的,是為了新德國存在而必須做出的行為,但他們肅清的對象,直到臨死前一直活在巨大的陰影下,我書寫不等於我有權利存在,書寫和發表意見被視為一種要命的罪行,《焚書之書》給了我們一個更加完整的圖像,關於文化控制與言論自由,確信我們生存的台灣社會是多麼幸福。
  
 
至少人們不用心懷恐懼,可以自由閱讀任何想看的書。
 
 
延伸閱讀:
書籍《焚書之書》繁中版由台灣的允晨文化發行
電影《重裝任務》或譯為撕裂的末日Equilibrium
電影《竊聽風暴》德語片
小說《秘密結晶》作者:小川洋子 麥田出版
書籍《希特勒草莓:屠殺、謊言與良知的歷史戰場》商周出版

文 / 銀色快手(Silverquick)
2017.09.19 PM 01:14
 

天河書屋(位於元智大學活動中心一樓)9/11 正式營運
中壢區遠東路135號 03 285 0583 近內壢火車站,請多利用共享單車
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milkywaybooks583/

衡山‧和集(當代都市生活方式實驗空間)也是上海的特色書店
電話:021 54245722 上海市徐匯區衡山路890弄8號
微博 http://tw.weibo.com/themixplace
看更多...
柳俊佑
柳俊佑
2017-09-18 14:50
MOD粉絲團
MOD粉絲團
2017-09-15 12:00
蔡阿嘎
蔡阿嘎
2017-09-05 19:39
蔡阿嘎
蔡阿嘎
2017-08-27 19:33
小三美日平價美妝
小三美日平價美妝
2017-08-23 11:20
開心台
開心台
2017-08-21 20:14

  • 42
  • 跳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