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共有 822 則貼文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8-20 11:00
ETNEWS新聞雲
ETNEWS新聞雲
2017-08-13 05:00
胡立洋
胡立洋
2017-08-10 01:13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7-25 18:35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2017-07-25 18:08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7-12 19:01
東森新聞
東森新聞
2017-07-07 17:30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7-07 13:30
Cindy Wu
Cindy Wu
2017-07-06 22:54
胡立洋
胡立洋
2017-07-04 00:51
Yahoo!奇摩新聞
Yahoo!奇摩新聞
2017-06-29 23:59
Hao Chuang
Hao Chuang
2017-06-29 15:44
就我看到的文字的理解,朱亞君和林奕含之間最大的分歧,並不是出版與否,也不是版稅成數這樣的金錢問題或封面設計這樣的技術問題,而是在於對「配合宣傳」這件事的差異。   合作破局的關鍵在於:   「但當討論到出書後的宣傳事宜,她以市場現實為由,堅持必定要提到以前在校優異表現、學測成績、外在條件等等,奕含很厭惡這些『上新聞』的過去,很多都不是事實。」   但是在攤牌時,朱亞君把林奕含主觀上不願意遵循出版界炒作陋習的決定,曲解為承受不住外界壓力,並且把源頭指向精神病。我猜測這才是造成林奕含在臉書上寫下抱怨文的主要原因。   承受不住外界壓力,這是一種幼體化的指控,搭配這個指控而來的話語是「成人世界」,但這些幼體化的指控畢竟可以承受和辯解,無以承受無以辯解的是「妳有病」這件事,或者說,難以解釋的「我雖然有精神病,但是我精神正常」這一句九成以上正常人無法理解的敘述。而這種難以言說的疾病特質,會引發羞恥感的無限蔓延,造成極大的挫折。   這就是疾病歧視的本質:因為不理解疾病,所以造成對話中的對方的心理傷害。 ------------ 曾經有一位性別問題專家,在自己臉書上怒氣沖沖地指責一些性別意識模糊,態度保守古板的人是「性別盲」。我看了非常納悶,因為,用「性別盲」三個字來罵人,就是用「盲」這個疾病來罵人。鄉民都知道用豬罵人是歧視豬,專家怎麼會突然忘記「不要用疾病罵人」這一點?也許是因為這種習慣深入我們的內心,自然而然,就像空氣一樣,感覺不到存在。   朱亞君的問題可能是,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用「精神病人抗壓性不足」當拒絕的理由,根本是誤會了精神病以及精神病人,當然有些精神病人抗壓性不足,不過正常人也會抗壓性不足呀!同樣也有很多精神病人抗壓性超強,精神狀態穩定。和其他人比起來,精神病人並不一定會更脆弱或者更情緒不穩,或者更容易自殺。但他們的的確確需要固定的門診,而且大多數人一生都無法康復痊癒。   精神病人自殺和癌症病人自殺或者中風癱瘓自殺一樣,他們是因為「久病厭世」而自殺,不是因為精神不正常而莫名其妙地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而自殺,厭世和精神病是兩回事,厭世和自殺是兩回事,自殺和精神病也是兩回事。   不了解的人,思想單純的人,只能標籤化地將這一切負面行為合而為一。這種對於精神病人的誤會,因為無知無感,所以毫不掩飾地表現在對談之中,這就是對精神病人的傷害,因為這就是疾病歧視。 ----------- 「妳有病!」   「對!我有病!我是病人!我下賤!我不配出書!我不配當一個作者!我不配提筆書寫!因為我有病所以就算我寫的再好也沒用!」   也許這就是對於精神醫學的氾濫的反省思考的由來。在那個還沒有「精神病」這個名詞的時代,出版社不會管作者有沒有病,不會管作者「正常」與否,或者能不能承受壓力,只要作品合格就會出版。難道我們的時代甚至比以前更退步了嗎?對待一個人除了他的能力之外還要審核「有沒有病」? 看更多...
換日線 Crossing
換日線 Crossing
2017-06-29 11:00
Celine Huang
Celine Huang
2017-06-26 20:31

失格。亞君姐是個多難能可貴的出版人。 這個社會消費著房思琪,卻不見這個社會理解且防御著房思琪的產生。女性物化的社會歧視滿滿皆是,批判著受害著,對於加害著的憤怒無能為力地傾倒著那欲保護房思琪的人們。 可悲,可笑,可嘆,可哀。

分享 報導者 The Reporter 的貼文

【《報導者》編輯部致歉聲明 2017.6.26】   一、《報導者》二十一日出版的〈當房思琪成為實體〉一文,有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一書出版波折的陳述中,雖以匿名方式未明確指出特定出版社,也無意非議特定出版社,但在後續網友的討論中,仍舊造成該出版社與總編輯的嚴重困擾與傷害。《報導者》在報導之時,依據對該書作者生前訪問及作者與出版社留下的通訊記錄作為依據,而未採訪該記錄所牽涉的當事人,未善盡平衡報導的新聞常規,《報導者》為此向當事人寶瓶文化與朱亞君女士鄭重致歉,並立即刪除〈當房思琪成為實體〉一文相關段落。   二、懇請各界人士莫再針對當事人(無論是朱亞君女士、寶瓶文化或游擊文化)進行人格攻擊與陰謀猜想。《報導者》團隊與朱亞君女士與游擊文化,於公於私都有許多合作的經驗(此文刊出後,總編輯何榮幸亦與朱亞君女士保持密切通話與聯繫),深知大家都是有理念與熱情的出版人,許多網路的惡意攻訐並不真實,對於這些辛苦的出版人亦不公平。   三、從林奕含輕生事件至今,《報導者》沒有發出任何一篇文章,絕無意炒作與消費此事件,這部份《報導者》所有發文紀錄都可證明。本文重心是在表達承接與陪伴精神患者的困難與重要,第一位完整專訪林奕含的記者張子午,他持續關注精神患者與社會的互動,才會在林奕含過世後近兩個月,再度發出這段時間的採訪觀察。絕非指責任何一家曾經拒絕的出版社,《報導者》也絕未策動任何針對特定出版社的批評。   四、《報導者》是非營利媒體,深受各界期待,我們必定記取教訓,深自反省。並對朱亞君女士造成的嚴重傷害,再度深深致歉。 看更多...

Hao Chuang
Hao Chuang
2017-06-26 14:50
報導者張子午那篇寫的並不是多好,乍看之下是要描寫編輯工作,透過出版流程的敘事,描寫編輯和作者之間的互動和信任的建立,然後帶出精神病患者的困境,例如說無所不在的,不自覺的歧視,於是藉由「美美」這個朋友的代言,描述了林和這本書在「某出版社」和游擊文化之間擺盪的過程。會提到「某總編輯」只是為了襯托游擊文化和林奕含之間合作默契建立的過程和原因。   不過,寫的好不好只是個小問題,每天新聞那麼多,某一篇報導寫的普普通通或者「中上」很正常,寫的好才是稀奇,沒有寫到完美一點都不稀奇。   真正稀奇的是這篇文章裡用馬賽克碼起來的「某總編」竟然自己跳出來回應,雖然說圈內人可能一看就知道「某總編」指的是誰,但是圈外人不知道呀!總編輯竟然主動對號入座發聲明反駁,這麼一來,本來不想表示意見的,也都很有意見了,畢竟總編輯不是一直很得人緣的。   但是,關鍵就是這個 but,但是總編輯在「圈內」還真的是有「人緣」,一堆人跳出來幫她說話,說出版本來就是要賺錢,不賺錢難道要吃空氣八拉八拉,然後出版本來就會有顧忌,要有佛家慈悲心不能害人死。這真的就是犯眾怒了!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人家精神病死了,總編輯偏偏要說自己沒歧視,只是講講「成人世界」的現實。然後懷疑人家是受不了出版後的曝光壓力而自殺,藉此合理化自己不出版的商業決定。這個懷疑根本就是又再度歧視了精神病一次,好像精神病人都是動不動就自殺的脆弱的傷不起的神經病,替這種人出書要背上人命壓力。   更稀奇的是報導者社方竟然跳出來道歉!?不是說道歉稀奇,而是這個道歉的過程太稀奇。稀奇的不是道歉聲明產生過程背後的晞微脈絡,那個「人情世故」圈內人都知道,稀奇的是這個菁英文化人的小圈圈竟然真的讓這件事從幕後抬到幕前,而且是在這麼敏感的事情上面,難道都沒人有反省能力?   道歉的總編輯和被道歉的總編輯都是所謂的「媒體文化圈」的人,而且還是「總字輩菁英」這個更小的小圈圈的一份子,他們倆人的人際社交圈高度重疊,當然也互相認識。這個道歉顯然不是出於什麼正義真理新聞倫理而做的決定,而是出於「人情」的結果,這就是台灣媒體圈把公共事務和私人生活攪在一起分不開的後遺症。   在一整片鋪天蓋地、「浩浩湯湯」的,關於這篇引起騷動的報導的網路文本裡,我看到兩種不同的基調,第一種是強調出版業的「台灣特色」「現實現況」,著重於這件事對「活著的人」的傷害。第二種是強調成人世界對精神病的汙名想像,對商業操作的不滿,以及那件事對「已死的人」的傷害。這兩種人之間有明顯的(觀念上的)世代差異。   最後還是要說,看到那麼多人跳出來替總編輯的一哭二鬧三上吊抱不平,還真是覺得厭世。小叮做事小叮噹,這種小事都解決不了,搞得這麼難看,搬出這麼多救兵,卻每一個都在打躲避球,躲在「成人世界就是這樣子玩的沒什麼不對」的現實主義底下,達成個人責任的完全解脫,究竟涅槃,般若波羅蜜,真是我佛慈悲,接引西方極樂世界。 看更多...
幸福滿屋
幸福滿屋
2017-06-26 12:55
簡單享生活 welcome
簡單享生活 welcome
2017-06-26 12:55
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
2017-06-26 12:45
壹週刊
壹週刊
2017-06-26 10:40

  • 42
  • 跳至第